月上长天

年华里,绚烂非常,无可比拟。。。

在别人的城市里寻找自己。。。
却没有归属感。
记忆力一帧帧画面,掐灭那些心头黯凉的颜色,留下自以为的明媚鲜丽——是的,自以为!
又如何呢,活成了这般强韧的姿态,应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,执拗、是眼角的标识,人群里,总能望见你。。。

没有任何缓行,他只是急切的想要结果,仿佛过程里的所有只会让这件荒唐的事情乍然蒸发,似是从未发生过,抓不住,郁郁而行。。。

无常

心底的空洞似能筑起一栋高墙,内外分明,尤把自己也隔绝了去,如何是好。。。

远方的苍翠脉络让人沉静,总有太多的不舍不得,我愿意放下所有换一隅静谧,可好。。。可好!

欢夜

我正睡得昏沉,突然感觉身边有人。。。睁开眼看到头顶一群脸,也许该尖叫,可是隔帘后的灯光里看清几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,几个密友酒后晓得我值夜班跑来闹腾,我瞬间有种二次元的错觉,想爆粗口来着,顶着一张模糊的面容看他们得逞后放肆的笑,这就是朋友,对吗?
最近的日子有些躁,分不清方向的折转碰撞,一如某件事情明知不可行,却任由它枝丫横生的蔓延开去,许是也在预期最终它会有何样的结局,好与坏,却并没有明确的分割线,只是某些片段里,能清晰的看到心底的意愿起伏,念及过往,概会有同样的结局,突然的失去所有用力的理由和心情,站在崖边,踯躅着该前行拥抱山风,还是原地隔岸观景。。。
来日虽长,但它不属于你。日夜无隙,不知所终。无论逃到哪里,你所能历经的都只是眼前的片刻。这世上有太多事情会刻骨铭心,可是记忆会被时间不断吞噬,日久,能记得的也只有三三两两,我不愿取明日之情,只想活在当下。。。

活在一个自我厌弃的世界里,冲突、挣扎、折转、碰撞。。。满脸泪水的蓦然面对周遭,若我是旁观者,我亦会叹一句:可怜可恨罢!
连伤心也疲于表达,这日常竟被拖沓至此,找不到原来的那颗火种,可以点燃后温暖心前区的那抹艳色光芒。

纹路

我的生活苍白到连吃饭都是白水煮面了。。。
筹备已久的考试终于结束,而后我就发现自己再无甚理由去搪塞这死水一般的生存状态。
有没有明朗的理由告诉自己,我还认真健康的活着,而不是敷衍的搪塞生命。。。
对不起,曾经那么强大的信念被碎碎抛洒,内心只剩罅隙,茫然混沌,镜子里一双暮色沉沉的眼眸,这是我吗?
跳进人海里,有千面表情,十色人生中,无静好岁月。。。

那些琐屑的细节,渗透进心间,温温软软。。。

循环的单曲,初春的雨天。。。

A-水塔先生 、:

南部小城 

光阴缓流的城

我也开始想念那座南部小城了——版纳。

缓慢的生活节奏,不明显的四季变化,开不败的花朵和佛寺安然的时空力量。云南以南的地方有个小城,曹方为她写了《南澜掌》和《基诺山》,是家乡也是心底最深处最割舍不了的地方。为了这种情感歌唱也是曹方安静歌唱的力量吧。

南部小城 没有光彩照人

每次我会来这里 我都感觉着平静

阳光炽烈 人们慢悠悠的步子

零落的草帽 我栽的花儿

摇啊摇 摇啊摇 摇啊摇 摇啊摇

我在这里一个人唱这首歌

人们只是微笑 哦 微笑

我在这里一个人唱这首歌

你不会知道 哦 知道

南部小城 光阴缓流的城

每次我回到这里 你都那么的恬静

赞美夏天 女孩摇曳的裙摆

撩动了昨天 荡着的秋千

摇啊摇 摇啊摇 摇啊摇 摇啊摇

我在这里一个人唱这首歌

人们只是微笑 哦 微笑

我在这里一个人唱这首歌

你不会知道 哦 知道

我在这里一个人唱这首歌

人们只是微笑 哦 微笑

我在这里一个人唱这首歌

你不会知道 哦 知道



借着酒意,不晓得该昏过去还是顶着异常清醒的脑袋找人说话,或者、就这样沉沉的任由自己扩张的血管快速的流淌着,分不清色泽的血液在兀自欢歌。。。
我在小圈子里自顾自的发泄心情垃圾,丫头们小意安慰着,突然就泪盈于眶,多好,在全世界都对我冷漠的时候,还有人可以依靠,有人会停下脚步认真跟我说:没事啦,都会好起来的。。。
亲爱的姜,勇敢的走下去,那些生活的过往有多么不堪和龌龊,未来就会有满满的幸福喜乐来驱散这晦暗的记忆,加油啦!